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913|回复: 11
收起左侧

清源:恽仁祥《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的出笼证明了什么?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6

帖子

8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1
发表于 2017-4-22 22: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恽仁祥《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的出笼证明了什么?


        清源 2017.4.22.

        据我所知道的情况,恽仁祥与林佰野的矛盾,开始起始于林佰野对那些对特色党抱有幻想而一直不断的上书的人写了一首批评诗(这些人当然也包括恽仁祥,但林佰野并没有点名恽)。恽仁祥看到林佰野的这首诗以后,认为是林针对他的。于是就出现他向林的所在单位国防大学对林的第一次举报,举报的内容与这次的举报内容大致是相似的。恽的第一次举报并没有出现恽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于是他就向林的住处所在地的公安派出所再一次对林进行举报,其结果同样没有看到恽所希望看到的结果。这次他的《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算是对林的第三次举报了。
       恽仁祥的《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完全暴露了他甘当走狗,谄媚特色,欲将林伯野同志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无耻行径,可谓阴险狠毒至极。《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非常清楚明确地表达了恽仁祥资产阶级保皇派的阶级立场。请看:“北京海淀区公安局两位同志到我家找我,问我们开什么会?我说了一句笑话:你们的消息真灵,北京每天会有不少各种会议,你们都要管,还管得过来吗?他们说:想了解一下开什么会?我说:我们是多管闲事,你们应比我清楚,现在一些极右派,以及一些极左派,都企图搞颜色革命推翻共产党,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让这股反动势力得逞,因此,这个会必须开,决不能让他们把北京搞乱。他们听后说:老同志啊!我们都想到一块去了。双方热烈握手而别。总计没超过5分钟,他们连门都沒有进,双方站在我大门口,而达成共识。”这段话无需评论,读者一看便知其鲜明地阶级立场。
        恽仁祥的《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的出笼,非常有力的证明了以下几点:
        1、真正的毛派的根本划线,不是像恽仁祥、张宏良、张勤德这样的抽象表示拥护社会主义、毛主席、文革、文革四杰等方面,而是具体的对资本主义复辟以后的统治阶级是持保皇还是革命的态度。这个区别,是资产阶级立场和无产阶级立场的区别。这一点是区别真假毛派的试金石,那些抽象的表示拥护社会主义、毛主席、文革、文革四杰而在实际上保皇的人,在这个试金石面前就会马上现出其真实的阶级立场、真面目。
       2、恽仁祥现象完全证明了无产阶级革命派对资产阶级保皇派的反击和批判并不是什么打横炮、打内战,而是类似于孙中山与康有为长达7年之久的革命与保皇的大是大非的原则性大论战。完全证明了批判特色和特色左派的一致性和必要性。
       3、恽仁祥现象也无情的摧毁了那个否定文革造反派的大侠对无产阶级革命派是“红旗特务郑克昌”的攻击和污蔑,真正的“红旗特务郑克昌”恰恰是资产阶级保皇派恽仁祥这样的人。
---------------------------
附:恽仁祥《致国防大学党委的信》
国防大学党委:
按理说,我对国防大学一无所知,但出于对党、对人民负责,也是对国防大学负责,写这封公开信,主要是向你们反应贵校马列主义研究所原所长林伯野的问题。我是约2010年前后,因参加一些互联网组织的活动,尤其是“东方红网”组织的活动,才认识了林伯野。开始我很尊重他,但随着接触较多,他不少言行,逐步引起我的注意;尤其是“全国毛派联合”这一非法组织成立后,他的言行引起我高度警惕。认为应向贵校反应:林伯野已是“全国毛派联合”这一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而鼓动“颜色革命”,推翻共产党和共和国的反动组织的举足轻重的关键人物(注:确凿证据暂不公开)。
在十八大前,党校教授反党、马列主义教授反马列……,是平常事。这些人就是靠反党、反马列主义和反毛泽东思想而获得“教授”的衔头。直到近两年,中央才对一些这类“教授”给予一定惩处。但像林伯野这类披着“红色”外衣、以极左的面貌,明目张胆搞“颜色革命”、推翻共产党和共和国,还实属少见。
首先介绍“全国毛派联合”是不是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动组织?这是个非法组织己不用介绍。但是不是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请看事实。2015年2月“全国毛派联合”在河南洛阳宣告成立(注:称“洛阳会议”)。不久,该组织发生内讧,揭露了不少内幕。据说召集并主持洛阳会议的项观奇(己入德国藉)宣布退出“全国毛派联合”。从“全国毛派联合”成立会议的公报,我们己判明这是个旨在推翻共产党的反动组织。尤其他们内讧而揭露了内部情况,现仅介绍部分事实如下:
他们宣称:“我们向前苏联学习,结果,搬来了与社会主义相背离的党国官僚专制体制,搞了党国官僚专制社会主义。这就是我国从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演变到今天这般模样的总祸根。”“历史事实是,从苏东到中国,都发生了共产党一党专制的问题。经过‘文革’的中国,事实上也没有真正解决这个问题。”“一党,而且专制,这就为特权、特权阶级的出现准备好了条件,这就走上了否定人民当家作主的错误道路。结果,历史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苏联党变修、国变色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人民有权选择自己希望的社会制度,这是确立民主制度,意义重大”、“真正要想达到民主,唯一可行的、有效的办法就是多党制。多党平等,多党共存,多党制衡。这里的多党,主要是指多个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其它劳动群众的党,也不排除在现阶段,允许资产阶级组党。”并向与会者承诺:“如果他们掌了权,可让大家把毛主席骂个够”。
并声称:“面对这种强大专制,有人还老怕所谓颜色革命,老批颜色革命,我真不理解这些同志怎么对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阶级斗争的弦绷得这样紧,而自己又不敢动专制一根毫毛。……我始终对苏东的变化给予积极评价,历史进步了,不是简单复辟了”。
直至今年,“全国毛派联合”控制的舆论工具,竟发长文,恶毒攻击和诽谤周总理,把周总理攻击为“最阴险”、“最反动的走资派”……。他们甚至把纪念周总理的“周恩来纪念网”,也进行恶意攻击:“特色官方大力宣传‘周恩来纪念网’正式上线”。而大肆宣扬除他们一小撮外,共产党“无好人”……。
以上这些明白无误证明:“全国毛派联合”是彻头彻尾阴谋搞“颜色革命”、步苏修亡党、亡国的反动组织。也就是当今林伯野能指挥一切和调动一切的“全国毛派联合”。林伯野还亲自出马写文章,以至用伪造的毛主席的讲话鼓动武装斗争:“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而且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如果这样的共产党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挂着羊头卖狗肉,那么人民就要自发组织起来,以武装的革命坚决打倒假共产党,推翻其在中国的罪恶统治,并全部、干净、彻底地消灭一切附着在奸伪集团上的官僚买办汉奸势力!”煽动推翻共产党。林伯野把这一伪造的毛主席讲话在网上一公开,当即就有同志批判他,但他至今未作一句话的自我批评。一个军队一流院校马列主义研究所所长,如此公开别有用心煽动推翻共产党,实属罕见。
前面讲了,我真正认识林伯野是他指挥和调动“全国毛派联合”以后。针对这个反动组织,我们当机立断,而召开了2015年3月21日北京毛派“形势分析会”(称3.21形势分析会)。可能是成立“全国毛派联合”反动组织的洛阳会议,公安部门竟一无所知。因此,我们于3月17日确定开这次形势分析会,于19日下午4点多,北京海淀区公安局两位同志到我家找我,问我们开什么会?我说了一句笑话:你们的消息真灵,北京每天会有不少各种会议,你们都要管,还管得过来吗?他们说:想了解一下开什么会?我说:我们是多管闲事,你们应比我清楚,现在一些极右派,以及一些极左派,都企图搞“颜色革命”推翻共产党,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让这股反动势力得逞,因此,这个会必须开,决不能让他们把北京搞乱。他们听后说:老同志啊!我们都想到一块去了。双方热烈握手而别。总计没超过5分钟,他们连门都沒有进,双方站在我大门口,而达成共识。
我在会上着重讲了几句话:“当前革命派必须顾全大局。……当前存在两股势力都想推翻共产党,一股是对共产党怀刻骨仇恨的极右派,他们公开叫嚣要‘挖共产党祖坟’,推翻共产党,一股是以极‘左’面貌推翻共产党。这两股势力从不同方向推翻共产党;……极有可能造成人们意想不到的社会动荡,给人民造成严重后果。因此,革命派必须高度重视团结的重大意义,以应对任何突发事件”。针对这个讲话,林伯野指令“全国毛派联合”的骨干,引用下述斯大林的三句话进行批判:“(1)在革命即将总爆发的时期,妥协政党是革命敌人的最危险的社会支柱;(2)不使这些党陷于孤立,就不能推翻敌人(沙皇制度或资产阶级);(3)因此,革命准备时期的主要锋芒应当指向使这些党陷于孤立,使广大劳动群众离开它们”。明白无误地表明他们推翻共产党的宗旨。说白了,林伯野这一手,文革过来的人,都清楚九届二中全会,陈伯达精选的马克思、恩格斯有关“天才论”的语录同出一辙,不是什么新玩艺。只是陈伯达骗了那么多高级干部受骗上当。而林伯野没能骗那么多人,反更充分暴露了他倒党、乱国的“颜色革命”的野心。但林伯野操纵的“全国毛派联合”鼓动的“多党制”轮流座庄、和鼓动的武装斗争,真沒有人响应吗?不是的,凭他国防大学马列主义研究所所长的身份,还是有欺骗性的,近來就有同志当面向我介绍了这方面的问题(注:内容略)。值得国防大学认真调查此事。即林伯野操纵的“全国毛主席联合”搞的倒党、乱国的“颜色革命”,在社会上己产生了严重后果。千万不能忘记阶级斗争!
我曾向一些老同志介绍:林伯野把关于当今主要领导人的言论汇集发给一些人,动员大家批判某领导。我当即在电脑上删除了。我认为对党内任何人有什么看法和意见,都允许提出来,毛主席主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我们党绝对不允许搞林伯野这类非组织活动,从来是严肃查处。更恶劣的是,谁不听他指挥,他就组织“全国毛派联合”一小撮,恶毒地攻击这是“对某领导抱幻想”、“宋江投降派”、“保皇派”……,帽子、棍子满天飞。有的同志针对其反动气焰,公开提出“救党、保国”。林伯野竟组织“全国毛派联合”一小撮进行围攻。直至最近,还公开发表文章:“坚决与‘救党保国’派进行斗争”。充分表达了他们倒党、乱国,搞“颜色革命”的野心。”
仅凭上述这些事例,我们对“全国毛派联合”这一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动组织的定性,是经得起检验的。
以上供国防大学参考:能让这种人继续打着国防大学“将军”旗号搞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颜色革命”?
全国四届人大代表:
恽仁祥 2017年4月13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17-4-24 11:01: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星火网有时候上不去。看了红旗网清源同志的帖子就试着回了一下,居然让我说话了。恽仁祥举报林老,恽仁祥已经在山丹丹红网的有个帖子承认了。这已不是单单超出了政治底线的问题,而是已经超出了道德底线的问题。我把恽仁祥定义为内奸是不为过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328

帖子

9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62
发表于 2017-4-24 08: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讲道理治病救人为好。
恽老对毛主席、与毛主席的文革路线是拥护的。只是在近年辨不清方向、做了几件不应该做的事。
他周围有许多路线不清的人,还有特色劝降之人。我是相信他是被吹捧误导过去的。正确者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毛派工作的不力。
对于恽老的态度应该争取。如果像他这样的人也争取不过来,那么,请同志们不要再谈社会主义革命了;因为革命的能力实在是太微弱了。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40

主题

328

帖子

9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62
发表于 2017-4-24 08:4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在现在,恽老还是在发挥着积极作用的。
要争取恽老,第一,我们自己首先要把理论理清,同时要抛弃教条主义与棍子主义、帽子主义作风,态度诚恳、工作仔细。就当前我所看到的理论都是不能使人信服的,这就是犯了以上毛病;第二、可以派代表如位卑同志等登门请教与沟通。
可以肯定特色人物,天天在他的周围影响与拉拢他,他年纪大了,主要是新思想上招架不住是有可能的。
我发现它有点受了法制党不良影响。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86

帖子

25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7
发表于 2017-4-23 20: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他已气死李成瑞,这次要活捉林佰野?识时务者为俊杰,此公可谓是俊杰了。

老田提供了一个数字:8%。其中多数还是改良主义者。恽老前辈可得到8%的多数及政府的支持,区区一小撮,得罪就得罪了。


这些年张大仙们不但没被打趴下,而且似乎愈战愈勇。恽老前辈的加入,只能使一小撮的存在更有意义,又有一个敌人可以批了咩。



那头犟牛早拉不回来了,话说清源应该反思自己而不必急着划清界限。当年拉毛继东项观奇,对这恽老前辈也足够深情,但人家的立场变了多少?没少扯淡。如果同志们在这方面相劝,估计又要引用导师的大道理说明团结的重要性。团结从来就不是单方面的。过去被批为右倾也不是无源之水,应该在位卑的监督之下面壁半年。

恽仁祥的举报是真是假不重要,只能证明但凡理论上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多数终归在政治上都不可靠。


1、对资本主义复辟以后的统治阶级是持保皇还是革命的态度不是什么标准。邓纳吉解放前是“革”,啥派呀?现在多数举着红旗表示“革”的,有几个不反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还是一团浆糊。


2、比喻成孙中山与康有为倒是恰如其分。


3、郭松民与恽仁祥都支持改良,但不能就此说明郑克昌就只能从改良者中产生,反马列主义的都有可能。文革造反派与王洪文这样的造反派是两回事。绝大多数文革造反派不是被郭松民否定的,而是被他们自己的实践否定了。仍是一团浆糊。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46

帖子

37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78
发表于 2017-4-23 07: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的“红旗特务郑克昌”恰恰是恽仁祥这样的资产阶级保皇派。这是第三次举报,足见恽是个铁杆儿保皇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9

主题

506

帖子

173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37
发表于 2017-4-23 11: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拿俸禄的特色警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3

主题

369

帖子

121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19
发表于 2017-4-23 14: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即时风雨 于 2017-4-23 14:27 编辑

前几年因为一个家伙的出卖,萧衍庆同志被特色迫害,导致老伴去世,现在自己也重病缠身,几乎不能走路,几近瘫痪。一个沉痛的教训。今天又一个叛徒的出卖,其手段令人发指,也更让人替林伯野老人家担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0

帖子

4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4
发表于 2017-4-23 14: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同恽仁祥之流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0

帖子

4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4
发表于 2017-4-24 10: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杆保皇,陷害同志,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保皇派的观点是不会轻易改变的,这是由他的阶级立场决定的。这一点,文化大革命已经证明。对恽氏这样卑鄙无耻阴险狠毒的家伙,只能痛斥,骂他个狗血喷头。幻想通过辩论改变他的立场和观点,是极其幼稚可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17-4-24 17:25: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泽东小学生同志:您好。我在山丹丹红网看了你与恽仁祥的对话,但我在那里也是不让说话的人,因在薄的问题上与山网的观点有出入。自从恽仁祥举报林佰野同志后,也很想说点什么,但我喜欢的毛泽东旗帜网及东方红网已经没了,星火网开后,加上家里有点特出情况以及星火网也老是被封上不去,也没有说话的地方。看了清源同志在红旗网的这个帖子,认为清源同志对恽仁祥的看法很对我的胃口:恽仁祥就是郑克昌。不然的话,没法解释。从张宏良的带路党带路网的名词出现后,我说张宏良是甫志高,朋友说张宏良是郑克昌,当时也争论了很久。现在恽仁祥举报林伯野同志,您认为恽仁祥是甫志高还是郑克昌呢?我原先是不相信恽仁祥有这种行为的,但他与您的对话中亲自承认了他的举报,这还有什么话说的?!不错,我们都抱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态度,但这种阴险毒辣的行为,试问谁能做出来?恽仁祥与特色一样不可救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17-4-24 17:25: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泽东小学生同志:您好。我在山丹丹红网看了你与恽仁祥的对话,但我在那里也是不让说话的人,因在薄的问题上与山网的观点有出入。自从恽仁祥举报林佰野同志后,也很想说点什么,但我喜欢的毛泽东旗帜网及东方红网已经没了,星火网开后,加上家里有点特出情况以及星火网也老是被封上不去,也没有说话的地方。看了清源同志在红旗网的这个帖子,认为清源同志对恽仁祥的看法很对我的胃口:恽仁祥就是郑克昌。不然的话,没法解释。从张宏良的带路党带路网的名词出现后,我说张宏良是甫志高,朋友说张宏良是郑克昌,当时也争论了很久。现在恽仁祥举报林伯野同志,您认为恽仁祥是甫志高还是郑克昌呢?我原先是不相信恽仁祥有这种行为的,但他与您的对话中亲自承认了他的举报,这还有什么话说的?!不错,我们都抱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态度,但这种阴险毒辣的行为,试问谁能做出来?恽仁祥与特色一样不可救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