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127|回复: 2
收起左侧

只眼:张宏良“教授”,你骗人的胆量怎么越来越大?

[复制链接]

932

主题

1228

帖子

386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68
发表于 2017-2-20 21:5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宏良“教授”,你骗人的胆量怎么越来越大?

作者:只眼

【星火网编者:资产阶级保皇派张宏良近期进行了极其嚣张的表演和疯狂的攻击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同时,依然故我的肆意兜售他多年来的一些陈词滥调,其中心意思,依然如他自比宋江那样的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公开祭旗保救的那面破旗,不惜当面造谣,无中生有的向当今皇上继续投递他卖身投靠的投名状,公开要成为当今皇上依靠的主要的政治力量。其卑鄙无耻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只眼的这篇讨张檄文将张宏良这个当代宋江的无耻嘴脸揭露的淋漓尽致,值得推荐。】



“习近平总书记上台后一直没有自己的政治力量”。
——张宏良“教授”与美国多维新闻网记者的对话中语

偶见一篇张宏良“教授”与美国多维新闻网记者的对话文章,窃不敢信,因张宏良“教授”素来极力反对海外背景势力,常瞠目怒骂与西方反华势力联系“合流”,美国多维媒体公司是由一位老牌媒体人、华文出版家何频于1999年在美国纽约创办,以文字、声音、图像等多种方式二十四小时为全球华人提供新闻。如果说大家对多维媒体公司和何频还不是太熟悉的话,那么一提到大名鼎鼎的“明镜出版社”,喜欢海外政治书籍的人都不陌生,“明镜出版社”的老板也是这个何频。“打开明镜出版社的主页,令人心跳的书名比比皆是:《中国第一家族》、《中共十七大幕前戏》、《中南海七巨头》、《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晚年周恩来》、《历史潮流──社会民主主义》、《人民心中的胡耀邦》、《中共历史的见证——司马璐回忆录》……迄今为止,明镜已出版过200部关于中国政治历史的书籍。”(参见《何频与他的“禁书”帝国》(转载))其中的《晚年周恩来》等书,竭力污蔑毛主席和周恩来,污蔑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言辞之卑劣,逻辑之无耻,令我等稍有洁好者不忍复述。我真的不敢相信,张宏良“教授”会与这样一家反毛的西方媒体高调“对话”,愉快“合流”!
不久前,邓相超、左春和等反毛小丑的恶劣言行曝光,并被当局行政处理,但邓相超、左春和之类不过是些不入流的小小虾米级别的小人物,当局对他们的处理也非常轻描淡写,既没有抓,更没有判,算不上什么大事件,但张宏良“教授”对此却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称“最近一系列事件才真正具有了标志性意义”。在与多维新闻网记者杨语涛的对话中,大谈“中共需要健康左派力量”,极力贩卖保皇、维稳言论,再次含蓄表达希望中央立即重用他这个对党国赤胆忠心的当代版“宋江”。
严格意义上来说,张宏良“教授”充当宋江的角色是缺乏说服力的,一是张宏良“教授”没有宋江的资历,二是他没有宋江的能力,三是他没有宋江的实力,所以张宏良“教授”既然想充当当代版宋江,就需要各方面努力了。这些年来,张宏良“教授”非常勤奋地写作、搞讲座,写了很多批判黑暗现实、丑陋现象的文章(这些地球人都知道),有些文字写得比较具有煽动性,有些讲座话说得比较激烈,这样的目的是为了引人关注,好积累一些知名度,忽悠一些理论素养不高、易受蛊惑的人充当粉丝。进而,张宏良“教授”还会下功夫重点笼络文革期间各地方一些有影响力和一定地位的造反派头头,以壮声势,这有些类似那种“杀人放火盼招安”的宋江式的招数。但张“教授”和宋江不同的是,宋江是“逼上梁山”的,对皇上始终是忠心的。而张“教授”则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主动投靠“梁山”的,为了骗得“绿林”的信任,在内部也直接煽动革命,才有了“毛派”的桂冠,但这种两面派的表演,怎能瞒得过当局的耳目!
由于张宏良“教授”一开始以拥毛、赞美文革的姿态亮相,很快博得了文革时期一些造反派的满堂彩,甚至是有些革命了大半辈子、具有丰富斗争经验的造反派知名人物,例如笔者熟悉的一位老造反派,仅仅和张一次谈话,读了他的一篇《灵魂救赎的革命》,认为人家是名牌大学的教授,能为我们这些造反派公开说话太好了,虽然也看到了他文中带有的硬伤,也替他掩饰,居然将他的文章复印了千份,到处散发。但是并不是所有左派都受张宏良“教授”的骗,如梅俏在张宏良“教授”第一篇文章出来就看出问题,批了张宏良。前国家文化部副部长、云南省委常委党向民高度警惕地问:“张宏良到底是什么人?”和党老一起领导了云南当代毛派运动的于半池临终前再一次问上面提到的那位造反派对张宏良等人的看法,然而当时这位造反派还没有觉悟过来,至今他提起这事,仍然痛心疾首、自责不已:“我欺骗了于老、党老!”
张宏良“教授”靠这样的手法骗取不少左派群众的支持后,他认为自己有了向朝廷申请招安的“资本”了,于是将工作的重点转向不断地吹捧且只吹捧“今上”,有时为吹捧“今上”还要骂过去的“今上”,宰相以下的各类人等,更是他随时随地的咒骂对象,只要他揣摩这个被咒骂的人是“今上”的假想敌或是“今上”不喜欢的人,他攻击起来极其凶狠(比如他的那篇《千古兴亡,亡于一相》就很有代表性)。当然,张宏良“教授”认为这样做是非常“安全”的,“反贪官不反皇帝”嘛,有啥子危险呢?
张宏良“教授”吹捧“当今”,其目的不外乎是引起“当今”的注意与好感,好有机会“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但这方面的效果似乎并不为张宏良“教授”所满意,他的两面派手法耍的并不是十分出色,反正是效果不明显。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找拙作《宏良,誓将投机进行到底》一文浏览,管中窥豹,可见张宏良“教授”在18大前后盼招安急切心情之一斑。
数年来,张宏良“教授”多次抛出一系列友善且夹杂着无限期盼的“探空气球”,来表达自己“保党救国”、“衷心拥习”的殷殷心情。除了拙作《宏良,誓将投机进行到底》一文中所描述的2012年18大的表演以外,2015年8月9日,张宏良“教授”在《青萍之末风乍起,于无声处听惊雷!》中号召;“中国左翼爱国力量一定要抓住这个伟大转变的历史机遇,以敢于牺牲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坚决支持以习总为首的党内马克思主义力量”,“目前以习总为首的党内马克思主义者已经跨出了最关键的一步,中国左翼爱国力量必须紧密跟上,否则中国左翼爱国力量多年来的奋斗成果,就将毁于一旦,犯下不可逆转的毁灭性错误。”
2015年10月31日,张宏良“教授”更是拿自己当根葱,别出心裁地赞扬习近平总书记头上的几根头发。他在《为习总从“头”开始的改革点赞》中肉麻地写到:“虽然五中全会还是具有可关注的地方,但是我们对五中全会的第一个关注点,并非是会议的内容,而是习总那缕缕的白发。与两年前上位时相比,习总看上去苍老了许多,从那缕缕白发中可以看出这两年心血耗费是何等之大,披荆斩棘又是何等之难。与前几任相比较,可以说习总接过来的是一个烂摊子,以往积累的矛盾即将爆发,30多年的欠账马上要还……全党只累习总一个人,无论怎样夙夜秉公、禅精竭虑,也难以让中国这艘大船转向,结果就是短短两年,便出现了那缕缕白发。今天我们暂且不谈中国这艘大船转向的问题,单就习总在摄像头前那缕缕白发而言,就已经让人感到十分欣慰和钦佩……可见,习总从‘头’开始的这项改革,对于当今中国社会来讲,的确具有重大意义。”我读此文后,完全能够感受得到作者的那种郁郁而不得志,思明君而不遇的复杂、愁苦的悲凉心境……宏良心里苦,宏良不说!
即便是如此低三下四、如此奴颜婢膝的讨好奉承而不见任何效果,张宏良“教授”仍然不灰心、不泄气、不生气,依然信心满满,“虽九死尤未悔”!如果张宏良“教授”仅仅是不断吹捧“当今”,仅仅是想通过吹捧“当今”而当官,甚至还有什么别的目的,我们都不会在意,因为那是他个人的自由,是他个人的事情,我们也不会说他些什么,现在体制内几乎都是像张宏良“教授”这样的人,都在通过各种方式讨好上面,以图官运亨通、发财致富,这些人当中比张宏良“教授”聪明者大有人在,比张宏良“教授”能力强者大有人在,比张宏良“教授”成功者大有人在,正查倒查十八遍也轮不到张宏良“教授”,但我们对这些人都不会正眼看一下的。不同于这些人的是,张宏良“教授”是打着毛泽东思想大旗、自诩为“左派”旗手、“代表左翼群众的绝大多数”的,正因如此,张宏良“教授”才有资格混迹于左派队伍中兴风作浪、故意挑起左派内斗、恶意攻击左派革命者、向当局献策“精准”打击、破坏整个左翼队伍、破坏社会主义革命事业,具有极大的欺骗性与危害性,对此我们不能等闲视之,我们不能置之不管、我们不能沉默!
《中共需要健康左派力量——张宏良答多维新闻网记者问》这篇万把字的长文,完全是一篇惟妙惟肖的保皇自供状。在文中,张宏良“教授”狂妄宣称:“包括我们这些大家比较熟悉的左翼学者在内的左翼爱国力量。这是左派当中的主流,代表左翼群众的绝大多数”,“坚决支持共产党的领导,坚决维护国家稳定。在维护国家稳定问题上,主流左派有一个共识,就是现在中国首先是不能乱……”
张宏良“教授”还在文中突出大谈“中共需要健康左派力量”,所谓的“健康左派力量”不言自明就是指的他自己,乞求当局尽快招安他。早在2007年12月张宏良出道不久,他就透露出及早接受招安的意图。他在《建立人民民主的大众政治制度——纪念毛泽东诞辰114周年》一文中写到:“许多朝代采取了破格提拔平民政治家进入朝政,形成布衣将相格局,采用吐故纳新的方法不断刷新官僚集团的内部成分”,“把布衣将相的格局建立在人民大众的基础上,直接选拔人民群众中的优秀分子进入党政最高领导层,通过不断吐故纳新来保证最高决策层具有来自人民的新鲜血液。”其间的“布衣将相”指的是谁,明眼人一看即知。
张宏良“教授”深知,当“布衣将相”是要有所表现的,不杀方腊,如何表白宋江接受招安之“忠”?于是,在向当局卖力表达了自己坚定的保皇、维稳立场之后,张宏良“教授”立即将屠刀挥向不与他同流合污的坚持马列毛主义立场的革命群众,造谣说他们是“左派带路党”,是“左右合流”,是“推墙沉船派”,美国政府最近“开始把希望寄托在左派带路党身上。这部分左派的力量也的确有上升趋势,所以极端左派以往那种‘左右合流’的说法,现在已经变成了客观行动。”“左派带路党的声势不断增加,这主要是由美国插手操纵的结果。美国之所以能够成功插手中国左派,与特朗普所说的一样,主要是美国收买的结果。当今中国左翼一大特点,就是许多人完全靠左翼事业吃饭,把左翼事业当作养家糊口的手段,很容易被收买。由于收买费用是这些左派唯一的收入,不像被收买右派那样还有其他收入(右派精英往往有许多收入,被收买的左派往往是社会渣滓,没有任何其他收入),所以特别卖力,特别疯狂,破坏作用也就特别大。象24小时不停造谣诽谤打黑枪,连右派都很少有这么卖力的。”
如同过去的一贯作风一样,张宏良“教授”在这里睁眼说瞎话,肆意造谣污蔑、恶意颠倒黑白、胡说八道。请问:张宏良“教授”如何得知美国政府最近“开始把希望寄托在左派带路党身上”?美国政府如何“成功插手中国左派”? 美国政府收买了哪一个“左派带路党”? 张宏良“教授”,你不是说中国左翼“许多人完全靠左翼事业吃饭,把左翼事业当作养家糊口的手段,很容易被收买”,请你举出一个例子,哪怕只举出一个人,哪怕是他接受了美国政府一美元的收买费用,都算你张宏良“教授”这一次没有撒谎!否则,只能证明你“教授”如同过去一样,完全是撒谎造谣,污蔑诽谤!
——要证据吗?我张宏良说的话就是证据!
——要逻辑吗?这就是我张宏良的特色逻辑!
——要问为什么这样胡编乱造吗?我张宏良必须先斩杀革命者头颅以奉上投名状!
这难道还是左派人民内部的矛盾问题吗?这难道还是张宏良“教授”的认识问题吗?这难道还是左派不能团结张宏良“教授”吗?不!这完全是你死我活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无产阶级革命人民必将会千万颗人头落地!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斗争的哲学,基础是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列宁主义的基础是无产阶级政党通过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毛泽东主义的基础除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更重要的是毛主席晚年通过实践创立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斗私批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他老人家教给我们的最后武器是,如果修正主义上台搞资本主义复辟,革命群众要向走资派“造反有理”!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左派所应掌握的基本理论知识和原则立场,而绝不是像张宏良“教授”这样的假左派所胡诌的那样“保救”、拥护这个拥护那个。
张宏良“教授”,你的“理论”和“逻辑”与马列主义、与毛主席的教导有一丝一毫的共同之处吗?你算哪一门子的“左派旗手”呢?你在哪里、在什么时候“代表左翼群众的绝大多数”?真正的“左翼群众的绝大多数”知道被你“代表”了吗?授权给你了吗?张宏良“教授”,现在你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也没有几个死心塌地的追随者了,还是请你不要那么随随便便“代表左翼群众的绝大多数”吧,“三个代表”的名声还不够臭吗?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张宏良“教授”根本算不上左派,何止算不上左派,其本质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极右分子。在左翼阵线,张宏良“教授”自出道后就一直有不少的同志质疑他、批判他、揭露他,即便是在张宏良“教授”春风得意、志得意满、准备进中南海、准备当中央委员或候补中央委员的那几年,实际上全国各地毛派的大多数都和他划清了界线。但张宏良“教授”毕竟曾经造成了相当的影响,也欺骗了一部分人,至今也仍有一些人跟人不跟路线,把张宏良“教授”吹捧为中国毛派的“代表”,同时,更多的人越来越怀疑张“教授”的身份和来历。大凡左派的活跃人物,无论是体制内老同志,还是社会活动家,还是左派学者,其身份、来历都是十分清楚的。我们党在整个革命时期,对每一位加入组织者都要求其“历史清楚”(不是要求清白,但一定要求清楚),但现在张宏良“教授”好像是一个例外,这位被一些人捧为左派“旗手”的重量级人物,出道十年了,大家居然连他的真实身份、工作单位、简历都完全不知道,就连他的铁杆追随者似乎也无人完全知晓,这听起来好像是一场“闹剧”,真真令我们左派难看啊!
自从张宏良“教授”公开提出“保救”的极右口号以来,越来越多的革命群众已经识破了他的嘴脸,他的名声连同他的“理论”也越来越臭遍了大街。就连过去他赖以起家的那个平台也嫌他的名声太臭而驱逐了他,今天他们内部也在批张的“救保”以肃流毒。但张宏良“教授”“保救”痴心不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混迹于各个低级别的场所搞些演讲,加紧贩卖他那越来越没有市场的“理论”。这位号称某名牌大学、某证券研究所主任的“教授”,由于众所周知的冒牌原因,自始至终难进高校,只好经常写写文章,以达“上书”之目的。张宏良“教授”这次和多维网的“对话”其实也是在“上书”,并且其手法仍然摆脱不了一个“骗”字,不过这次张宏良“教授”的胆子太大了,居然骗到了最高当局头上了。
在《中共需要健康左派力量》一文中,张宏良“教授”为当局提供了很多“建议”和“主张”,有经济改革方面的,有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也有当局应该严厉打击哪些革命群众的,乌七八糟,林林总总,没有一处说到点子上,没有一处不充斥着拙劣的骗术。在经济改革方面,张宏良“教授”提供了过去他一再推崇备至而又不伦不类的美国“员工持股制度”。这根本不是马克思主义所说的公有制,完全是资产阶级那一套的东西。马克思早就说过:“股份公司是资本家的联合”,股份制其实是一种资本的联合,使之更有利于资本的竞争和扩张,以及更好的对工人进行剥削。它与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的一个主要和本质的区别就是:资本主义的股份制是按资分配,而社会主义的集体所有制是按劳分配。生产资料归谁所有是决定一切社会的性质和关键所在。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的股份制中的工人所持的股份,其实质,是工人将自己的血汗钱拿给资本家来更好的剥削自己。张宏良“教授”过去不断抨击中国的经济改革,而开出的药方却是美国的“员工持股制度”,是向美国制度学习。看来,张宏良“教授”真是骗术也不高超啊!
张宏良“教授”的骗术是为了政治投机,他要“玩政治”。政治体制改革方面,张宏良“教授”给当局的建议是“加强中央集权”,他论证到,“中国历史上凡是中央集权得到加强的时期,都是国泰民安的盛世;相反凡是中央集权被削弱的时期,都是国破家亡、百姓血流成河的乱世。所以十八大以后习近平总书记加强中央集权的举措,得到了老百姓的衷心拥护,让老百姓看到了中国强大的希望。”这当然是张宏良“教授”有意说给“当今”的好听话,“当今”也乐意听,但下面的话,“当今”估计听了就不那么乐意了,这话就是张宏良“教授”所断言的“习近平总书记上台后一直没有自己的政治力量”,言外之意就是说习近平总书记的支持者甚寡,不得党心、军心、民心。如果这不是张宏良颟顸无知的话,那肯定就是别有用心。
众所周知,自十八大之后,习近平先后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国家主席、国家军委主席,还陆续担任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组长、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等等,2016年10月,在中国共产党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式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确立了习近平为中国共产党全党的核心地位,“受到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衷心拥护”,叫做“实至名归”。“六中全会公报一发表,明确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的信息一公开,党心军心民心大振。六中全会这个决定,充分反映了全党的共同意志和人民的共同心声,是维护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领导、提高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的迫切需要,是战胜前进道路上各种风险和挑战、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根本保证”。
上面这些均出于正式公报和权威专家的研读,无不显示了习近平具有强大的力量和政治基础,其阶级基础、社会基础均十分广泛,怎么到了张宏良“教授”口中却成了“习近平总书记上台后一直没有自己的政治力量”了?张宏良“教授”这种近乎污蔑习总书记的话,又为何敢于发表出去呢?原因大约是张宏良“教授”想当官已经想疯了,他太想成为习总书记所要依靠的“政治力量”、“健康力量”了,太想成为被“破格提拔平民政治家”了,太想成为“布衣将相”了!张宏良“教授”为了自己往上爬而不惜贬斥整个官僚集团,甚至想拿官僚集团垫背。张宏良“教授”也许不会注意到,中国的官僚制度可以说世界上最成熟、最完备的,你张宏良“教授”想在这些老官僚们面前耍小聪明,搞两面派这一套骗术,那可真是阎王爷面前说鬼话——你差的太远了!
张宏良“教授”在说出“习近平总书记上台后一直没有自己的政治力量”的混账话后,又这样画蛇添足地解释到:“体制内左派指望不上,民间左派又是一塌糊涂,再加上右派掌握的各种内参渠道不断地歪曲和妖魔化左派主张,习总自然也就难以形成自己的政治力量,难以形成吐故纳新的健康机制,很难找到政治上的新鲜血液,只能在党内旧有力量中进行选择。所以大家提到习总,往往第一个反应就是两个字:难啊。感觉习总很不容易。”“但是我相信,习总知道中国是有健康左派的,要是没有左派的制约,右派早就反天了。”那么,习总书记应该依靠的“健康左派力量”是谁呢?不言自明——除了他张宏良,舍我其谁?!
但是,张宏良“教授”这种掩耳盗铃式的小聪明能够骗得了谁呢?这样低级幼稚的做法也太低看习总书记的智商了吧?试想一下,凭借习总书记的眼光,他会重用你张宏良这样一个“满嘴跑动车”且已经完全被左派群众所鄙弃的不靠谱的投机分子吗?从你2007年12月就提出希望成为被“破格提拔平民政治家进入朝政,形成布衣将相格局”,到2011年前后信心满满地放言要在18大上当“中央委员”或“候补中央委员”,再到这次希望成为习总书记所要依靠的“政治力量”、“健康力量”——还是请志大才疏的张宏良“教授”收起你那份狂妄而又愚蠢的“布衣将相”之心吧!
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没有一个骗子能够一直骗下去而不被揭穿,张宏良“教授”,相信不久,你的“教授”身份、证券研究所“主任”身份,包括你的来历,必将一一大白于世人面前!


Power by YOZOSOF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46

帖子

37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78
发表于 2017-2-22 08: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3

帖子

75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50
发表于 2017-2-22 10: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小小 于 2017-2-22 10:33 编辑

张宏良是特色豢养的一条走狗,这是资产者对无产者进行阶级斗争的一种伎俩.我是文革的老造反派,真正革命的老造反派是不会受欺骗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